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影 >

为牺牲70年的抗日英烈吹响一次集结号

发布日期:2018-04-15 18:44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浏览

  为牺牲70年的抗日英烈吹响一次集结号
  
  每逢佳节思亲。谨以此文纪念和怀念一位抗日英雄、革命老人
  
   他们,用生命和鲜血为新中国奠基,他们,为国捐躯却英雄无名,有的甚至遭到不公正的待遇……电影《集结号》催人泪下的故事令无数人惊叹。在渤海岸边的河北省海兴县,也有一位类似《集结号》主人公谷子地遭遇的抗日英雄,他,就是河北省海兴县高湾镇马庄子村的王如华。
   兔年春节前夕一个冷风刺骨的午后,笔者来到马庄子村东一片庄稼地里看到,英雄墓前没立墓碑,没种柏树,黄土丘上下,长满了萋萋荒草。这里面掩藏着一段什么样的惨烈往事和慷慨悲歌?这里面又凝结着多少令人难以释怀的正气长魂!
   王如华,字丰轩,又名王之泉,男,1917年出生在今河北省海兴县高湾镇马庄子村(原属盐山县)。王如华自幼随祖父王河清习武专习八极拳和硬气功,号称有“飞檐走壁”之功夫。据说,村里三米多高的院墙他能翻越自如。在4、5米距离宽的胡同间,他能如履平地。他用硬气功能在三米外将农民轧场用的千余斤重的碌碌“推”出十米远。1938年初春,在日寇铁蹄踏进华北之际,王如华怀着一腔热血,瞒着年迈的老人和新婚不久的妻子毅然参加革命。历任八路军渤海军区第一专署警备大队骑兵连战士、班长、副排长。一九四零年初因战功显著被提拔为八路军渤海军区第一专署警备大队警备二连一排排长。
   抗战期间,王如华英勇作战,杀敌除奸无数,屡立战功。一次傍晚,他去分区送情报回来路过海兴县赵毛陶(原属盐山县)据点。在据点外围的一个路口,他遇见一个鬼子和俩个汉奸正围打一位没带路条的老人。他二话没说,冲上前去,掏出手枪将鬼子击毙,紧接着三下五除二把俩个汉奸打翻在地,尔后缴获三支三八大盖消失在夜幕中。特别在1938年至1940年艰苦卓绝的反围剿作战中,王如华利用人际关系熟悉和地形熟悉的优势,率领部队转战于河北省和山东省交界的宣惠河两岸,摸据点,袭公路,端炮楼,运军粮,救伤员,威震四方。1940年末,山东省军区组织战略大反攻。王如华率领一排先后在攻打海兴县刁庄据点、大黄庄据点和无棣县崔口据点的战斗中,每次都担当“尖刀排”,冲锋陷阵,歼敌数十名,率先将红旗插上制高点。
   王如华抗战报国立场坚定,不徇私情。一九四零年初,根据情报,他发现临村某亲戚家藏有一名汉奸。入夜,他带领战士抓住汉奸,不顾亲戚的哀求和自己老人的呵斥阻拦,毅然将汉奸执行枪决,为国除害。抗战期间,王如华先后锄奸数名,并劝解动员数名青年参军报国。此外,他还动员家人积极把自己的口粮和牲口送到部队支前。新婚第二年春,王如华的第一位妻子潘氏(现河北省海兴县张会亭乡前潘埯村人)在生下他的大儿子王文贵坐月子时中风,撇下仅八个月大的儿子和八旬的爷爷撒手而去。即使在这种上有老、下有小,无人照料的情况下,王如华依然义无反顾,舍家抗日。无奈之下,大儿子只好送到前潘埯村亲戚家寄养。之后,王如华再娶史氏(现河北省海兴县张会亭乡后潘埯村人)为妻,又先后生育王文会、王文坦二子。
   在王如华担任警备二连一排排长期间,二连没有政治干部,连长姓张,小名张八,名不详,一人独断专行,排斥异己。据当年一起工作的革命老人刘勇(男,河北省海兴县高湾镇马庄子村人,1941年参加革命,时任渤海军区第一专署警备大队警备二连一排战士,解放后曾任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革委会主任。2004年在郑州逝世。)回忆并证明:张八有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每到一地,强霸民女、危害百性,并经常打骂战士和群众,影响极坏。王如华身为其部属,对此非常不满,多次向上级揭发张的问题。张知道后对王恨之入骨,多次伺机报复。1942年11月5日,二连在盐山县小营区茶棚村(今河北省海兴县张会亭乡茶棚村,下同)宿营,连长张八又闯入民宅,用手枪威逼强奸妇女。王如华气愤之极离开二连到军区骑兵连工作。其出走的目的一是王看不惯张的所为,离开便于工作;二是继续向上级反映张的问题。张对此更加怀恨在心。1942年1月7日,已到军区骑兵连工作的王如华在山东省无棣县崔口镇执行送情报任务。张八闻讯后,带通讯员崔金升(今河北省盐山县崔里扬村人)和战士大老宋(名不详,今河北省海兴县张会亭乡宋庄村人)将王如华“抓”住。在“押回”的路上,行至一片开阔地时,心虚的张八害怕王如华继续揭发其丑行,借口王如华想跑趁机从背后开枪射击,致使王腰、脑、颈部三处中弹,光荣牺牲。那年,王如华年仅29岁。那年,王如华的续妻史氏(现河北省海兴县张会亭乡后潘埯村人)才刚刚过门六年。那年,王如华的长子王文贵年仅8岁,他的二儿子王文会和小儿子王文坦一个6岁、一个不到4岁。那年,王如华还撇下了84岁高龄卧病在床的老父亲。……
   一九八零年,后人在给王如华迁移旧坟址时,发现墓内有三粒子弹头。
  王如华无端被害,渤海军区特别是警备大队官兵反映强烈,纷纷要求给死者昭雪,严惩凶手。山东军区和渤海军区分别派特派员进驻二连调查。张八见势不妙,在部队行军至今河北省海兴县城关镇张常丰村宿营时乘机逃跑。时任渤海军区第一专署警备大队教导员张斌(此人在解放战争中被捕,下落不明)亲笔给王如华的家人留下一份证明材料,以证明王如华为抗战而死。
   至今,提起王如华,在包括河北省海兴县、盐山县乃至毗邻的山东省无棣县、庆云县在内的广大地区,几乎无人不晓,特别是一些上了岁数的老人,更是对王如华英勇抗战杀敌的事迹如数家珍。因骁勇善战,日军和汉奸称其为“活阎王”,而当时的八路军山东军区渤海一分区司令员李乡平则称其为“勇猛虎将”。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抗日英雄,在其去世后险些被歪曲事实,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评价。
   据老人们回忆,抗日战争胜利后至解放初期,各级政府一直视王如华家为烈属,并给于相应待遇。但由于王如华牺牲时,其一家人老的老、小的小,王如华80多岁的老父亲又因过度悲伤,脾气异常爆燥,不让家人去参加各种优抚活动,政府来慰问的人也多次被其撵走。致使此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年无人问津。
   “四清”运动中,工作队个别人却颠倒黑白诬王如华家为“反属”。遭到王氏家人及村民和许多知情者的强烈反对。王如华当年的首长、战友和部属,如时任渤海军区第一专署警备大队警备二连一排战士、解放后曾任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革委会主任的刘勇同志,时任渤海军区第一专署警备大队警备二连战士的盐山县曾小营乡崔里洋村范某和盐山县大付庄乡许庄子村邢某等纷纷出据证明材料,表示对王如华家应予承认烈属,定“反属”是极端错误的。由于被工作队带走等历史原因,证明材料大部分现已被遗失,现存的只有刘勇同志和张斌的文字证明。
   后来,由于据理以争,“四清”中只是推翻了“反属”的结论,但对“烈属”的原始结论未予恢复和承认。稀里糊涂直到现在。王如华的后人多次向省、市、县有关部门和有关部队反映、核实、了解情况,仍未得到任何确切的答复和结果。此事距今已整整近70年了。
   王如华的后人们相信:历史总有一天会澄清和恢复其本来面目的。这样,既不致于后人祖祖辈辈背黑锅,也不至于逝去的人死不瞑目。这样,于死去的人,于活着的人,于国于民,都是为心无愧的。这样,历史才能还其本来的面目。
  

推荐阅读
精彩娱乐
热点图片
焦点娱乐